高砂一葉

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语文水平稳步退化中

【陆奥守吉行&土方组】纵使某日与你相遇 Part.3

Part.3


陆奥守吉行正站在函馆山上。云雾从他的肩旁和袖口流过。这不是个观夜景的好天气,山峦和城市都被乳白色的雾霭笼罩着,若隐若现的连绵灯火夹在海与海之间,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好像脚下踩着的才是真正的银河。

快要下雪了。

呼出的白气在空气里打了个旋。

陆奥守吉行拉紧了领口看向同行的少年,“不知道这雾什么时候能散,我们要不要明天再来?”少年把三角架固定好,“冬天都是这样,太阳落山之后会起雾。再等一个小时而就好了。”

这张脸稚气未脱,笑起来的样子却已经有了大人的沉稳。

陆奥守吉行是在一个月以前抵达这里的。审神者慌慌张张的把他从本丸传送出来,连晚饭都没顾得上让他去吃,陆奥守吉行站在海边的小公园里朔风凛凛饥肠辘辘,只觉得天要亡刀。他选定了路上遇到的第一家咖啡店,抖了抖钱包里可怜巴巴的几张纸币,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说。

——大不了被扣下来刷盘子。

女服务生正在门前收拾没卖完的促销商品,弯腰的时候从裙摆下面露出一小截带着蕾丝边的南瓜裤。

对方回过头来看陆奥守吉行,陆奥守吉行也看着对方,利落的短发和狭长的眼眸,要是再过上十年一定会成为把无数男人魅惑在石榴裙底的冷艳美人。世间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百倍慢速放映的定格动画,而就算一百倍的时间来稀释也丝毫不能缓解陆奥守吉行的惊讶之情。

“加州清光???????”

陆奥守还以为自己误入了别人的本丸,或许在别的本丸真的存在会让刀剑男士穿女装的恶趣味审神者(他很庆幸自己的审神者不是这样的人),但是路上飞驰的轿车和摩托车都显示出这至少是二十世纪末期而非江户时代的本丸。

不,哪里不对劲。

虽然冲田总司女扮男装在土方岁三和坂本龙马之间展开一场三角恋的故事已经在舞台上演了将近三十年,但是陆奥守吉行认识的加州清光毫无疑问是男性,该有的东西都有,不该有的东西也没有。他面前的服务生虽然从胸到腰的曲线略显遗憾,但是从圆润的肩膀到纤细的手臂以及喉咙和声音都说明了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他面前的是位女性。

名牌上的名字是美津子,毫无疑问也是个女性名。

只是长得相似而已, 不过是在他回到本丸以后增加了一点谈资。但是推开门欢迎他的女服务生也有张熟悉的脸。

陆奥守吉行现在已经开始怀疑历史溯行军是不是对他施加了精神攻击,或者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如果是噩梦的话他只希望有人能给他头上浇上一盆凉水赶快让他醒过来。

总好过让对着女仆装的大和守安定点咖啡。

这情况堪称诡异,陆奥守吉行现在只想冲回本丸去问问审神者她到底把他送到了什么地方,但是本丸现在是已经回不去了,陆奥守吉行也只好既来之则安之,至少弄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吧台里在用虹吸壶煮咖啡的年轻人是个陌生面孔,这让陆奥守吉行松了一口去。店里的人不多,陆奥守吉行右手边的靠窗座位上坐着四个穿制服的姑娘,靠店里边有一对似乎是情侣的男女,还有个抱着电脑的独行客。

大和守安定——从名牌上看来名字是贞子,把咖啡和三明治端了上来。虽说这家咖啡店满是诡异,手艺倒是很好。从后厨里走出来的男人吐了个烟圈。

“你是第一次来?”

“是。”连来到这个世界都有可能是第一次。

 “我们这家店的位置太偏了,很少有新面孔。你要不要试一下我们新作的蜂蜜蛋糕?”

这位大叔有一张绝对称不上帅气的脸,颧骨突出下巴宽阔,甚至有点让人想起动物园里的大猩猩。

“近藤先生,咱们店里是禁烟的。”吧台里的年轻人发了话,他看起来大概是二十代前半,倒是有点和审神者喜欢的那些少女漫画里会出现的人物一般有张讨喜的脸,陆奥守吉行在他和大和守安定之间看了几个来回,顿时发觉他们的眉眼有点相似。

“我是小北林太郎,这是我的妹妹美津子和贞子。”刚刚被他认错了的清光——美津子对他稍稍点了个头。

年轻人转向还在吐烟圈的大叔,“这位看起来很好骗的大叔是这家店的老板近藤先生。”

“还有一个人…”
少年推开门走了进来。

这回至少性别对了。

“晚上好。”

在本丸里失踪许久的堀川国广正站在咖啡店的门口。

 

陆奥守吉行继续把头往领口里缩。上一次他上函馆山的时候这上面有缆车又有观景平台,还有家能够俯瞰函馆夜景的高级餐厅,这个世界里山上可能只有松鼠和熊,以及他们这两个为了设置相机而冻得瑟瑟发抖的人类。。

雾终于散了。天空和海都是温柔沉静的蓝,地上的星星和天上的星星一样闪烁着。

即使每一颗星星都不一样了,星空依然是星空。

他上一次看到这风景的时候,身边还是堀川国广的搭档和泉守兼定。

他原本是要到函馆山下去看坂本龙马纪念馆的,没想到竟然会在坂本龙马的塑像前面遇见老对头,和泉守兼定站在异国桥的解说牌前挑起一边眉毛,反正和你这芋头脑子也说不清楚。

结果他们是两个人一起去的坂本龙马纪念馆。门前的白板上写着特别展览内容——陆奥守吉行和十一代和泉守兼定。

纪念馆小归小却五脏俱全,书架里一边是坂本龙马一边是箱馆战争与土方岁三·。展厅正中央是坂本龙马的照片放大版,旁边的橱窗里陆奥守吉行和和泉守兼定被放在了同一个刀架上。

没能诞生出付丧神的刀剑无知无觉,不知曾被谁持有,亦不知经历过了怎样的时光,他们只是被当作了他们兄弟的代替品静静放置在展厅的一角,期盼着有人能从他们的身上一窥往日风云

馆员挂着北海道坂本龙马推进协会的绶带,笑着问他们:“两位知道坂本龙马?”

哪怕过了一百五十年,坂本龙马也依然被人们所爱着。

“等到新体制稳定下来,我们就去开拓虾夷地吧”陆奥守吉行还记得龙马说这话时眼里的光芒,可他却永远没能抵达这里。

不曾期待过这座城市的人在城市里成为了传说,期待着这座城市的人却埋骨他方。

如土方岁三的京都,如坂本龙马的箱馆。

 他们上函馆山的时候正值旺季,山上连个摆三脚架的空地都找不到,餐厅的等待区里排满了人,陆奥守吉行和泉守兼定两个大男人人手一个北海道特产甜筒夹在一堆情侣里面看夜景。

和泉守兼定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需要自己从树林里清出一条路来,山下除了港口附近以外都是光秃秃的荒野。一百五十年了,土方岁三和和泉守兼定曾驰骋过的土地都翻过去一回了,后来人踏过前人的尸骸,畜养农畜,种下稻米,在荒野之上埋下点点星光,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这夜景的确不愧于百万夜景之名。

他们临走之前还在商店里狠狠扫荡了一番,原因是审神者点名要函馆山顶卖店限定的五岛轩咖喱和草莓奶酪蛋糕,还要本丸里每个人都能分到的分量,走出去的时候店员都在对他们行注目礼。

不过奶酪蛋糕是真的很好吃,他本来想要是下次有机会的话要给自己买一个的。

陆奥守吉行看向少年和堀川国广一模一样的脸,无论在哪个世界,土方岁三的刀都离不开这片景色。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