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砂一葉

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语文水平稳步退化中

纵使某日与你相遇 Part .1

陆奥守吉行从木炭里把红薯扒出来的时候烫到了手.

烤焦了的外皮在衣摆上滚了两圈,留下一道黑色痕迹之后跳到地上滚远了.五虎退的小老虎们眼看着黑色不明物体滚过来,好奇的拿爪子尖碰了碰又缩回来。

和泉守兼定刚结束锻炼,身后跟着堀川国广大跨步的走进院子里来。

“土佐的地瓜脑子连烤个地瓜都不会啊”

如果让和泉守兼定来写脚本的话,接下来应该是和泉守兼定帅气的拿起烤地瓜丢回陆奥守地瓜的脸上。

但是地瓜似乎并不同意这个剧情。

“兼桑…“

堀川国广递上毛巾的手停在半空,现在被烫到的傻瓜是两个人了。

“”冰块没有了吉行你就先拿冰棒凑合一下啦“审神者拿着一支粉红色的冰棒从厨房里探出头。

“大将,我觉得我们还需要一支冰棒。”

最后所有的冰棒都被从冰箱里翻出来了,大家坐在审神者书房前的门廊上一起吃冰棒,和泉守兼定和陆奥守吉行跟小短刀们一起获得了一人两支的特权。

加州清光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

“刚到京都的时候大家也在八木家的院子里一起烤过红薯呢。“

“被发现了以后婆婆都想把扫帚往我们脸上招呼了“

江户时代的的砂糖是贵重物品,若说大多人对于甜味的印象,大概就是来源于甜甜软软的烤地瓜了。这种食物虽说朴素,却和酒一样需要相宜的场合与温度。在落魄的冬夜里拿衣袖垫着拨开滚烫的外皮,烤地瓜只在热到烫口的时候最为美味,若是温度落到可以大口吃下的时候,就没了一开始的温暖与甜美。

倒是种和新选组十分相配的食物。

审神者的书房因为足够宽敞,大多数的时候都被用来当做作战会议的场地,不过有时候也被当作游乐场,食堂和储物间。下了一半的棋局,胡乱塞进盒子里的花牌,还有书和书和书。

陆奥守吉行向房间里探进头,“这里的书是不是又变多了啊?”

成摞的书夹着笔记随意堆放在房间的各处,有些的书名是日文,有且虽然是日文但完全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大部分则是些异国文字的书籍。

“我最近定了点挺有趣的新书,其中有本小说讲的坂本龙马在箱馆之战带着潜艇登场了“

“……”

“还有这个,火星的土方岁三,这本我还没看,不过据说是和外星人谈恋爱。“

“……”

“‘啊对了,还有八卦丰臣秀赖其实是真田幸村的儿子的,织田信长其实是女人的,德川家康早就死了后来当上将军的是影武者“

“……..“

诡异的沉默。

“诶呀你们要习惯嘛,这是个娱乐至上的时代,你们还没见过坂本龙马化名斋藤一加入新选组呢,等把游戏机拿回来给你们打两局战国无双?”。

“就像我们之前在北海道看的土方岁三短剧一样?”吉行搔搔头。他从摆在门口的一摞里拿了最上边的一本。

 “这本是拿英国话写的啊.”

“明明是幕末的刀却连这个都懂?”

“在长崎的时候,龙马可是编过英文字典的,我来给你们读读看。”打开书页的时候一张看起来颇有年头的纸片滑落下来。

“这是什么?”

和泉守兼定拾起地板上纸片。

这是张已经泛黄的黑白半身照,边角有一点小小的残缺。照片里的男人大概是三十代前后,马甲

上挂着怀表链,外套是接近黑色的深色,腰间带着一把长刀,用着平静而略带威严的眼神注视着镜头。

陆奥守吉行凑过来,“拍得不错嘛”

“嗯,好像是在哪里见过。是哪里呢?”和泉守兼定扶着下巴开始思考,他刚要把照片翻过来看看背面写了些什么,就被审神者轻巧的一把把照片从他手中抽走了。

“偷看别人的东西可不是好习惯。”

“不过这是很久之前的照片吧,是大将的祖先吗?“

“不是。”

“那是什么人?“

“嗯,是个爱情骗子吧”

“仗着自己脸长得好诓骗了不少小姑娘的泪水,最后因为偷看别人的书被人砍了”

这个结局听起来不太对劲吧?陆奥守吉行咽下这句吐槽。

今天的本丸也依旧安宁平和。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陆奥守吉行在池塘边上发现了正在喂鱼的审神者。“大将,政府那边来了通信,说你这周的报告还没交。“

“那是因为我们这周什么也没干啊,你就跟长谷部说让他随便写点什么交上去好啦。“

“不过吉行啊,我有点东西想让你看看”

“是什么?”

把放在杂志上的鱼食一股脑全倒进池塘,审神者把其中一页递到他眼前。

“嗯,你认得这一页上的塑像是谁的吗?”

“这张脸好熟悉啊,我们之前出门的时候是不是见过这尊塑像?”

“见过哟。”

陆奥守吉行拄着下巴对着书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很熟悉,非常熟悉,而且非常亲切,就好像曾经的家人一样,但是只有名字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是谁呢?”

“我当时说过了哟“

“啊想不起来,不过我想起照片上的那个人了,好像在出战的时候见过了”

在陆奥守吉行没见到的地方,审神者的脸色变了。

“你在哪里见到的?”

“应该是和现在的时间非常接近的某个时间点,历史溯行军在那个年代并没有派出太多兵力,所以战斗起来很轻松,海鲜也很好吃,大家被指派去那里大半是为了休假的。“

“那他这回是怎么死的? “

“这我就不知道啦,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活着,是在击退了历史溯行军之后,在去长崎的船上,和他同行的人说他们准备到外国去见识一下。”

“可惜我和他见面的时候狐之助都不在,不然的话调阅一下记录就能知道了”

“去外国吗?“审神者轻笑起来,“这可要比小说里还有趣了。”

“?”陆奥守吉行歪头,这让他看起来像只等待主人投喂的大型犬,年轻的审神者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要是下次再见到他记得和我说一声。”

“明白了!”

“那我们现在去准备晚饭吧,你想吃什么?鸡肉盖浇饭怎么样?”

“好!”


碎碎念:我已经突破我的更新频率记录了哈哈哈。。。。因为是赶出来的,所以全是推进剧情的对话(re:talker),不过写出来的烂文总比脑子里的神作来的好,等完结修改的时候再修罗场吧哈哈哈哈

另外这章的情况大概有点像westworld,我可能在后续解释也可能等完结修改的时候再详细写设定

评论(1)

热度(29)